,

夏商时期的人名特点

起名 / 作者:南湖 / 时间:2018-06-10 21:24:19 / 147℃

阅读古史,我们有一个发现:夏商时代的帝王之名一般比较简单,而且往往与“十干"相联系。如夏之大庚(太康)、孔甲,商之武丁、祖甲。这类人名,学界把它称为“日名".
日名之由来与华夏民族崇拜太阳神的古风紧密相关。据考察,中华民族的族名之所以称“华",乃是由古文字“哗"演变而成。 《说文解字》中记载: “哗,日光也。"所谓华族,就是崇拜太阳和光明的民族。上古时代,中国曾广为流行对太阳神的崇拜,中华民族的主要图腾标志“龙"和“凤"皆是太阳神的隐喻象征。
太阳是生命和光明的象征,崇拜太阳正是华夏民族“重生"意识的反映。中华民族传统性格的一个显著特征是“重生"意识强烈,由此而产生一种“重生主义"的文化。正因为“重生",所以中国传统文化才特别注重“礼",注重社会秩序的安定与人际关系的融洽,注重繁育后代,并注重给后代命名时灌注重生意识的烙印。夏、商时代的“日名"就是华夏先民崇拜太阳神与重生意识的形象符号。

相传古代天上有10个太阳,它们的名字分别叫: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。每天有一个太阳照临人间,10天称为一旬。这10个太阳的名字(日名)就叫“十干",也叫“天干".夏商时代的人们崇拜太阳神, 《殷商卜辞》中就有祀日出、日人的记载。这种崇拜太阳神的习俗就被引进了帝王的命名,这就是以十干取作人名的“日名".应当指出,王、皇本来就是旺盛、光明之意,帝王即位,宣称是太阳光照人间,君临一切,主宰沉浮。由于“日名"代替了太阳之名,又是10个最基本的序数,是一种具有象征高贵意义的名谓,因之,用日名取作帝王名,或许正与帝王光照人间、泽被大地的象征意义有着某种隐秘的联系。

商朝以“十干"记日,以十日一旬作为计时的主要单元。甲日就是“太阳甲"值日,乙日是“太阳乙"值日,依此类推,十天一旬,自甲至癸,周而复始。商王出生的这一天,被视为十干中这一天值日的太阳降临人间,如果是在甲日生的,就取以甲名,乙日生即取以乙名。但如果又有一个甲日生的商王出世,就认为这是太阳甲再次光临人间,为了加以区别,就在日名的前面加上“大(太)" “中(仲)"、 “小"等字。
因此,商王的名字是很有规律的:上一字是区别字,下一字则是“十干"字。如在甲日生的有大甲、小甲、河直甲、沃甲、阳甲;乙日生的有大乙、祖乙、小乙、武乙、帝乙;丁日生的有大丁、沃丁、中丁、祖丁、武丁、康丁、女丁。帝王生前自视为太阳光照人间,死后仍要上天当太阳,天上人间永远属于他们,于是商王生前的日名,在死后则成了他们的庙号。 《殷本纪·索引》引述谯周的话: “夏殷之礼,生称王,死称庙号,皆以帝名配之,天亦帝也,殷人尊汤故曰天乙。"
以十干起名,不仅仅限于夏商的王室及直系亲属,而且是当时(主要为商代)比较普遍的起名方法,这与太阳神崇拜密切相关。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殷商时代的起名不仅限于男子,女子也多以“天干"起名。这在甲骨文中有许多记载,如“癸未贞其卜于高妣丙"、 “贞之于高妣庚"、 “丁西十口妣乙以羊"、 “于妣庚"、 “于妣癸"、 “于毋己小牢用三"、 “庚申卜王贞其又于母辛十日"、“告于妣庚"、 “告于庚妣"等(见于《书坳、 《戬寿堂》等)。又如武丁的配偶有妣辛、妣癸、妣戊三位,也全是日名。
当然,人名之由来是十分复杂的,殷商时代的起名方法除以天干取以日名外,另外还有以地支命名的(如甲骨文中贞卜人物有名“午"、名“卯"的);以地名命名的(如武丁的宰相傅说,以地名“傅岩"为姓名);或有其他得名的,如伊尹、蜚蛮、恶来、苏护、崇伯虎等。但以天干为名,则是殷商时代(主要为殷民族)的主要起名方法。
殷商以“十干"起名明显地反映了华夏先民崇拜太阳神的宗教信仰。有意思的是,崇拜太阳神的活动,从上古一直延续至今,久传不绝。殷商时代以“十干"为名的起名方法,在今天仍被传承了下来。例如侗族同胞,男女都有以“十干"命名的习惯,而女性尤多,有一位侗族的妇女名叫“辛菊",就是在辛日出生的。


→ 名字网微信公众号:【roudingdiy】 ←
上一篇: 姓氏和官职的渊源
下一篇:西周的姓名制度
相关推荐